泡在桂花酿里的一截鸦骨

正宗陈酿老鸦酒。
失去了眼睛和san。
但依然是正面朝深夜猝死一路狂奔的深井冰(笑

老子明天高考。

我热爱这个世界(严肃脸)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