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在桂花酿里的一截鸦骨

正宗陈酿老鸦酒。
失去了眼睛和san。
但依然是正面朝深夜猝死一路狂奔的深井冰(笑

自家私设的中分法∧q∧
红风衣,帽兜里侧是白色,垂下来的是打了结的白绢帽绳。
组织在哪里哦请带上我!

手机像素一把辛酸泪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