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在桂花酿里的一截鸦骨

正宗陈酿老鸦酒。
失去了眼睛和san。
但依然是正面朝深夜猝死一路狂奔的深井冰(笑

那什么的,头像约稿
毫无收入的大学生感觉自个废废的

价格可议,有想法来联系。如果谈妥大概微信?

评论

热度(3)